您好!欢迎访问

唐县旅游网!

!今天是
唐县旅游网 唐县旅游网

大石峪的美学元素

作者:admin 来源:唐县旅游网 发布时间:2017-03-30 分享:
大石峪的美学元素
 
 
    太行山东麓的烟雨迷雾居然孕育出这样一处原生态的绝美之地,隐秘、幽静、奇特、险峻、古朴、旷远,可谓天下奇观。
    大石峪,一个由石头、水和树几个基本元素有机结合而成的峡谷,经过时空的演化,历史的沉淀,以及人文雨露的浸润,遂成大美。
    一
    最先迎接我的便是峡谷口那块题写“大石峪”三个红色大字的巨石,倚峭壁而立,巍峨壮观,让人情不自禁变成一种仰望的姿态。我忽觉得自己变得十分的渺小,生命在这个特定的环境被浓缩成一个微粒。想象不出这块石头已经穿越时空多少年?更想象不出这块石头驻守在这里见证了多少风霜雪雨和人间冷暖?但可以想象,它一定见证了当初天崩地裂的地壳变化和其后风蚀水流的沧桑历程,也见证了大石峪被揭开神秘的面纱,成为唐县自然和人文景观的一张亮丽名片。
    顺着巨石的走向,我看到大石峪的深处,一个由石头元素演化而成的奇观还在延续。由于山体多为花岗岩和泥石流作用,这里处处巨石累累,卵石滚滚,形成了众多地文景观。石门石,对语石,点将台,仙人石……它们一块块镶嵌在沟壑、溪床,一坨坨组合在山涧和陡坡,一层层叠加成凹坑洞穴和悬崖峭壁,以不同的姿态生长在峡谷的各个位置,体验着岁月的长度。仰望两侧岩壁,成各钟几何体的石头或直立向上,或倾斜飞翔,毫不掩饰自己的峥嵘险峻,营造一种让人畏惧的氛围。当然,也有些石头和蔼可亲,它们象形象意,或栩栩如生写天下苍生于貌,或惟妙惟肖状物于形,置身其间,能感悟到一种生态和谐的情趣。还有一些石头以简约造型出现,遵循返璞归真、大道从简的艺术原理,成了峡谷里最精致的小品,多不得,亦少不得,令人叫绝。
    这是一个由石头元素演化而成的奇观。或许,在大石峪,每块石头都成为历史的模块,组合着时空,也组合着生命。
    “石门”欲合欲开,刀削一样的峭壁,望而生畏,人从谷底穿过,有些惊恐,亦有些刺激。百丈岩上的那块巨石像一把梭子顶在匹练一般的瀑布腰间,水流冲击在凸起部分飘洒成薄薄的水帘,氤氲着几分情韵。老虎岩上那扁扁的石块很像一顶帽子,戴在虎头上妙趣横生。还有许多的石头所处的位置是人的想象力无法达到的,惊而不险,险而不惊,绝妙的很。大石峪的石头似乎都是这么神奇,那种超然,那种洒脱,那种随性的生命境界让人的思维有了一次从量到质的飞跃。我有些疑惑,这些石头初始的位置和形态就是这样吗?如果真是这样,那一定是上苍为大石峪量身定制的,我们只可欣赏,不可改变,不可挪动。
    大石峪里最惊险之处莫过于凸显奇、险、秀三绝的“倒马关”。尽管它曾经有过不同的名字,最初战国时称鸿上关,汉代称常山关,北魏叫铁关,明代后通称倒马关,但无论怎么称呼皆是与石头有关。是天然奇石构筑了它的巍峨与险峻。这是石头的惊险之作,鬼斧神工。忽然想起明代画家徐贲的一首诗:“过步每千虑,举步如蹒跚,心胆掉欲碎,毛发亦为寒。”这简直就是眼前情境的真实写照。只是不知徐贲是否来过大石峪?这样的感受怕是只有置身大石峪才会有的。
    前些年去张家界的时候,曾经对武陵源上的“十里画廊”惊羡不已。可没想到大石峪里居然有比“十里画廊”更胜的景致。这里两边的山崖几乎都可以称得上是绝美的“画廊”,其情其景要比武陵源壮观的多。而且,人就在“画廊”之下,仰头可看,触手可摸。在这里,我仿佛看到了敦煌壁画,摩崖石刻,麦积山石窟,以及明清的水墨,唐宋的书画……无论是形似还是神似,都给人一种艺术享受。
其实,在大石峪,每一块石头,都是美的造型;每一处山崖,都展示着地域风情。 
    二
    峡谷里有水,而且天上、脚下到处都是。水是大石峪流动的音符,因为有了水,多维的画面不仅给人以视觉之美,还给人以听觉之美。栈道下面,清澈的溪水缓缓流动,于卵石间千转百回,于跌宕处连珠倾泻,缱绻的潮气裹挟着水雾随着溪流的走向缠绵在峡谷之中。溪床忽肥忽瘦,除了地形的变化之外,还能感觉出时而有新的水源汇入,时而又有暗洞分流。我总是在寻觅这些溪水的源头或分流的出口,可总是一无所获,似乎到处是源头,又到处是出口。大石峪就是这般的神奇,连一条溪水都神出鬼没,让人捉摸不定。
    过小桥蹦水湾便到了天河湖。蓝天白云下,天河湖静静卧躺在群山之侧,雍容华贵,百般娇媚。那种华盖苍穹的绝美,那种超然于世的气质,又岂是几句唐诗、几阕宋词、几篇骈体文可以描绘和解读的。正是浅秋时节,斑斓世界融入碧波荡漾的湖水,浮光跃金,幻影沉璧,别有情致。湖水漫过二十多米的坝顶喧嚣着奔腾而下,形成一帘雪白的飞瀑,成为大石峪一道靓丽的风景。
    与溪水不即不离成九十度衔接的是峡谷两边随处可见的瀑布。大的瀑布,小的瀑布,挂在峭壁上如竖起来的琴弦,随风弹奏着不同的音节,震颤着悦耳的音律,很有些“断山疑画障,悬溜泻鸣琴”般的意境。那些流动的水花裹挟着山崖的气流和岩壁上的花香,一起落入人的感官,演化成惊奇和享受。我不知道这些瀑布在岩壁上流淌了多少年?或许,千万年来它们一直就这么流淌着,与峡谷同在,与时光同行。
    很幸运在一个雨后来到大石峪,龙堂瀑布从绝壁倾落,磅薄奔放,荡银堆雪,声若雷鸣,一波三折注入深潭。若不是身在大石峪独有的环境之中,我还以为自己到了贵州的黄果树。我惊诧,想不到唐县的这处山谷里居然有如此壮观的瀑布,“珠帘钩不卷,飞练挂遥峰”,奔放着和黄果树瀑布一般的神韵!我怯怯地走近碧水潭,清澈的潭水不仅倒映着蓝天,倒映着山峰,倒映着璧树,还倒映自己的身影,荡荡悠悠,十分有趣。只是自己的身影不能随潭水漫溢,分流至溪中,一路花语一路歌,悠悠流向岁月的深处。
    飞龙瀑布则纤细如绳,从谷顶轻抛下来,顺着陡峭的悬崖,垂落在褐灰色的石壁上,颤动着,蠕动着。瀑布的下端,水流渐渐撒开,似乎是绳索被潮湿的石壁磨的松散了。很想顺着这根流动的绳索爬上谷顶,去寻找瀑布的源头,去感受一番登高望远的境界,遗憾的是那谷顶太高,岩壁太陡,水流太急,我只能望着一只飞鸟从谷底腾空而上,逆流飞翔,带走我的一声唏嘘。
    潭是大石峪一幅相对静止的水墨。鳄鱼潭、鲸鱼湾、葫芦潭、金鸡潭、玉龙潭、七星潭……像一串洒落的珍珠,深嵌在视线可探可触的地方,满眼都是清清碧水,掬水止渴的欲望油然而生。每个潭都有石相陪,每一块巨石都有潭相伴,真可谓潭中有石,石不离潭。石与水刚柔相济,演绎大石峪最精彩的一笔。透过这山水篇章,我们感知自然界的奇谲和神秘,品读大自然的绝美和曼妙。这是一幅流动的画卷,水流不腐,岁月永恒;这是一幅历史的画卷,流水不断,江山千古。
    山有多高,水就有多高;峡谷有多长,溪流就有多长;岩壁越陡峭,瀑布就越奇特……大石峪以一水之美把一种哲学的深奥展现在人的面前。
    三
    在大石峪,不仅能欣赏到石头的坚韧和伟岸,欣赏到溪水和瀑布的柔美和壮观,还能欣赏到树木的葱茏和顽强。这是一处绝美之地所拥有的最基本也是最完整的美学元素。那些松树、檀树、栎树、柏树,以及藤枝等植物,不仅品种稀有,年轮古老,而且因为生长的地形地貌又是格外的特殊,就显得更为稀奇。有了这些树林和灌木,坐龙峡的美景便多了一种绿色禀赋。
    我在想,如果这长长的峡谷内没有一棵树,没有一抹绿色,我们看到的除了雄峻和巍峨,肯定还有惊悚和恐惧。如果一堵峭壁上,意想不到地长出一棵或是三五棵树,我们就会陡生惊喜和温暖,觉得峭壁有了鲜活的生命,有了炽热的情感。正因为有了这些绿色的存在,尽管大石峪狭长幽深,险象环生,但我们依旧能感觉到生命的力量在主宰世界,化险为夷便成了一种自然。
    黑龙潭上方的那面岩壁上,零零落落斜挂着几棵青枝绿叶,远远看去,像柏枝,也像青檀,生意盎然。这面悬崖峭壁人是不可能上去的,鸟儿也怕是要择地而落,但树儿却扎根其上,淡定自然,从容之至,一点也不显得危险和惊慌,伸展的枝叶撑起一片风景,甚至还摇曳出黄山迎客松一般的韵致。还有石门石前凸起的那个山崖上,一根似是比人的腰身粗不了多少的石柱侧翼,很有想象力地长出一棵树来,细细的枝干,微微张开的树冠,远远看去又有些黄山绝景“梦笔生花”的意味。我很是惊叹,这样的一棵树赋予大石峪的不仅仅是景致了,还有生命的顽强与坚守。临水栈道对面岩石顶上那棵苍松应该有些年头了,遒劲的树干,苍郁的树冠,以及盘根错节的造型,尽显这一古老树种独特的美学价值和超然的生命力,给人以强烈的审美愉悦。
    我很想知道这些生长于悬岩峭壁上的树是怎么扎根的?顺着树的枝干往下捋,我发现,这些树的根系似乎特别的发达,有很多居然裸露在岩石的表面,像两侧石壁上清晰的干瀑,丝丝缕缕,敷贴得很紧。真是不敢想象,为了生命的绿色,为了峡谷的风情,这些根系在风雨中漂泊,在绝境中寻觅,在荒芜中寻找立足之地。这是一种精神,一种品质,其顽强和坚毅就悬挂在生命的征途上。
我以为,那从两边悬崖伸展出的树藤,在空中缠绕在一起,不仅是一道风景,同时也是一条血脉,连接着两座山的绿色神韵和生命亲情。
    其实,大石峪从谷底至山顶,多处地方可谓森林茂密,古藤缠绕,植被呈葳蕤之势。无论是单株树木,还是原始次生林,都摇曳着绿色的风情。最让人惊羡的是潭瀑峪居然有一棵树龄1500多年的枫树,可谓“枫树之王”。
在大石峪,几乎每一处的树木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。哲学意义上的美,讲究疏密有度,小美美在密,大美美在疏。大石峪里树的美正好切合了这种意境。一棵棵的绿,一层层的绿,分散在不同的山峦,分散在不同的断壁,疏密错落,远近相宜,很有些中国山水画的意境,“神、妙、奇、巧”之四品尽入眼帘。遗憾的是李思训没来过大石峪,否则的话,《宣和书谱》中记载的怕不只是《山届四皓》等十七幅传世之作了。
大石峪,是大自然鬼斧神工孕育出的惊世骇俗之奇观,是一幅绝美的山水长卷图。这里的一石、一水、一树,都是与生俱来的美学元素,品读其形其神,如饮佳茗,如沐甘露。    作者:张恒
关闭
返回顶部